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德育天地家校一体子女心声

成龙成蛇自己事

浏览次数:2408   发布时间:2006-03-29
要回忆一下父亲是如何教育我的还真很困难。在记忆中,他好像没怎么郑重其事地教育过我,什么为了一件事而对孩子循循善诱、展现父爱之类的经典故事在我身上根本没发生过,记得的倒是有几次我坐在他的自行车上,脚自由自在地一翘一翘,不小心翘到车轮里,然后看着皮开肉绽的脚丫子哇哇直哭。

  大概很多家庭里有红脸白脸,一块板子一块糖,先吃板子后吃糖。而且红脸和白脸的角色在父母间换来换去,可这令小孩迷惑不解,又怕又爱。不过在我小时候,红白脸几乎是固定不变的,母亲红脸父亲白脸。现在母亲总是抱怨她以前管我太多,以致我和她的关系不如我和父亲那么融洽,我觉得她讲的可能是事实,不过嘴上当然毫不犹豫地予以否认。

  所能回忆起的一切教育事项都是属于母亲的,像教导做人的原则、背诵唐诗三百首、叮嘱我读书做练习---即使进了一所市重点初中,也是母亲现在引以为荣的功绩。不知道父亲那时在干什么,好像很悠闲,或者在忙自己的工作。

  我小时是很调皮的,比如钻到床底下点蜡烛,还不是在自己家里。所以经常受母亲语重心长或声色俱厉的教育,并学会了一套在板子落到手掌心前先嚎啕大哭的本领,父亲这时候通常作壁上观,但当父亲也沉下脸说话的时候,我就乖乖地不敢再乱说乱动了,越少说话的人总是越有威慑力,就像古龙小说中不说话的人总是一击必死。

  幼小时的严格教育绝对是有作用的,虽然它可能不是必须的。进入初中之后母亲对我的影响力江河日下,学习上她虽紧盯依旧,但成绩则与她的努力背道而驰。父亲对现行教育制度早有不满,所以我的成绩如何在他心中大概也不十分在意,不过想他一个局级干部,领导着一大帮作家同志,去开家长会却被我的老师训话,总也不自在吧。不自在归不自在,他还是不怎么管我。

  选择不读高中念大学,在我是不想受高三的苦,这是内心见不得人的小九九,在父亲是不愿我的高中三年浪费在现今的教育制度上,在母亲是读海关中专以后有一个好工作,所以很顺利地通过了。读中专是很轻松的,从客观到主观都是。母亲这时已不再来管我,父亲更不用说了。我个人的很多巨大转变都是在这段时间里发生并完成的,似乎由我一手控着自己的命运。

  很多道理是需要时间去领会的,就像我现在才了解原来父亲是有他自己的教育方式的,虽然这种方式在实施时可能会被理解为放任。过多的责备与管教会影响孩子脆弱的自尊和自信,而这两者是做人的基石,父亲从自己身上悟到这一点,使我在不知不觉中受惠。人们常把言传身教挂在嘴边,父亲极少言传,也不常令我感到他在身教,他只是按照他的准则生活着,不会刻意地干这干那。

  从填中考志愿开始,父亲就不再替我决定什么事情,他只说他的想法,然后由我决定,这是一种很狡猾的态度,因为那意味着我将为我的决定负全责,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考虑,尽量不让自己后悔,有时他对我的决定持反对态度,便说:如果你要这样做,那就无法得到我的帮助。父辈讲经验,小辈自由成长,本该如此。成龙成蛇是自己的事,无关他人。

  几年前有一次做电台节目,主持问我对父亲的要求,我说希望他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在我身边。现在想来这个要求真是没道理,该干的他都干了,我还有什么可要求的呢?虽然现在我经常有事求他帮忙,但那是他愿意,他也可以不愿意,就像我拒绝吃大肥肉般正常。

Copyrights © 2020 毛坦厂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