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媒体毛中

皮山初雪

浏览次数:630   发布时间:2020-11-25

毛坦厂中学援疆教师翁仕明:

前两天就有同事说最近要下雪,我们都不相信,怎么可能。这天气,温暖的像合肥的春天,甚至阳光更明媚,天空更高远,怎么会有雪呢?但我们充满的疑惑的脸上又都写满了期待:雪,多么神奇的精灵,飘飘洒洒,悄无声息,给山川大地披上银装,像是呵护沉沉入睡的孩子,轻轻地,轻轻地抚摸着你,拂去了所有的浮躁和不安,让一切回归宁静,包括我们的心灵,像极了母亲的手,温柔又细腻。啊,这是我们江南的雪吧!天山的雪应该另有一番风味,“燕山雪花大如席”“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瀚海阑干百丈冰”,心里默念着这些古诗句,祈祷着,皮山的第一场雪,你快点来吧!

老天好像有意吊我们的胃口,一连几天天都雾蒙蒙的,平日里迎接我们上班的东边天角的鹅蛋黄再也找不到往日灿烂的笑脸,我们的心都阴沉了下来,再也提不起对这场初雪的兴致。晚饭后,有援友说下雪了,我抬头望望天,雾蒙蒙的一片,啥也没有。早晨,来到院子里,地上还是干干净净的,啥也没有,连空气都好像安静得忘了出声。我默不作声静静地吃完了早饭,抬头仰望,不知是沙尘,还是雨丝,落在脸上,还没来得及感受,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着急上班,我们赶忙登上了开往皮高的客车,早就将她拋到了九霄云外。看早读,备课,上课,批作业,找学生谈话……一番忙碌下来,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准备到校园里散散步,放松身心。走下楼梯的一刹那,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水泥地面居然是湿的,有的地方还有眼珠大的积水,还不时的眨呀眨的。下雨了,终于下雨了吗?我在心底默念道。要知道,皮山人是永远不敢奢望下雨的。不对,天空中轻轻飘落的不是雨,而是雪!雪密密的斜织着,像牛毛,像细丝,如烟似雾,若有若无,如果不是冲进这些精灵的怀抱,你真的不敢相信她们真的是雪,冰凉的,沙沙的,落在脸上,像灰白色的面粉,又像一粒粒的微尘,飘落到地面上,悄无声息,融进泥土里,倏的一下子消失了她的影踪。

都说久旱逢甘霖是人生的一大乐事,皮山的人们也毫不例外,个个脸上都洋溢着久违的笑容,冲进空地里,追逐着雪丝,自带节奏,翩翩起舞。远处孩子们追逐嬉戏的声音在校园里此起彼伏,久久回荡。朋友圈里各种转发,P图,人们完全沉浸在初雪的欢乐的海洋里,好像外星人光顾地球一样的兴奋惊喜。

      这场雪来的好突然,但又是那么情理之中;这场雪下的好安静,却又是那么的惊天动地;这场雪消失的好快,却又那么的润物无声:亦如我们这次的援疆之行,这是命中注定的一场邂逅,终将写入历史的进程中!(供稿:翁仕明  审核:胡国俊)


Copyrights © 2020 毛坦厂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